北京pk10走势图|北京pk10近500期走势图

深入生活繪就壯美畫卷 致敬時代彰顯正大氣象

“能量——改革開放40年山東美術發展成果展”反響熱烈

2018-11-19 | 來源:聯合網


改革開放40年,對山東美術來說,可謂連上層樓。山東美術創作佳績頻傳,美術學子走向全國,美術市場欣欣向榮。強大的能量和活力,通過一位位名家的崛起、一件件佳作的誕生、一代代新人的成長,化作了山東美術不竭的激情源泉與靈感來源,使山東美術成為中國美術發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能量——改革開放40年山東美術發展成果展”在山東省委宣傳部及山東省文化和旅游廳、山東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等上級部門的領導和支持下,由山東美術館和山東省美術家協會為主策劃并實施,歷時一年余,深入研究、論證、磋商、籌備。展出作品以入選過全國美展的作品為主,有效地確保了展覽的藝術品質。展覽規模大、作品多、門類全,作者年齡跨度長達78年。300余位山東籍藝術家代表性作品的集中展示,充分展現了40年來山東美術的強大能量和優秀成果。

展覽已于8月9日至19日在中國美術館完成首展,在在京展反響強烈。根據整體規劃,展覽于10月1日至11月16日移師山東美術館。在為期一個半月的展期內,廣大觀眾以經典的美術作品為歷史線路圖,回顧了改革開放40年來的崢嶸歲月。通過展覽,觀眾更加明確地認識到山東藝術家始終“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以齊魯文化為根基,堅持主旋律的創作方向,反映現實中的真善美。

展覽用凝結著時代變遷的創作成果向偉大的時代致敬,向社會傳遞正能量,尤其傳遞山東美術的能量。山東美術館根據收藏計劃,將對部分參展作品進行收藏,待時機成熟,在山東美術館三樓固定陳列并向觀眾開放。

很多藝術家不止一次地前來參觀,被展覽的龐大體量和豐富內涵所折服,對作品中體現出的時代變化深感觸動,他們以不同的切入角度對“能量”展進行評議,從作品的風格衍變到觀念更新,從美術創作到美術教育,從美術傳播到美術事業,較為完整地展現了山東美術40年發展的歷史畫卷和藝術呈現。                    

(王吉永)

 

 

 

 

 

 

 

扎根山東沃土 傳承齊魯文脈

——專家熱議“能量”大展

 

熱議板塊一:

美術名家談“能量”

單應桂(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省女書畫家協會名譽主席)

四十年的腳步不算長也不算短。改革開放以來,在我國繪畫界,繪畫內容和藝術形式逐漸走向繁榮,這得益于文化的傳承和自信。曾有一段時間,美術家受到外來藝術形式的沖擊,出現一些盲目的推崇,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對外來的東西有了更理性的認識和學習。一路走來,流傳下來的作品,都是面向生活,反映當下時代面貌的,越貼近生活越有生氣。此次“能量”展在中國美術館、山東美術館舉辦,是山東美術界的一件盛事。山東畫家面向生活、關注重大事件和歷史題材,作品的表達也是實實在在有分量的,在反映山東風土人情、表現生活上是豐厚的。把對生活的關注表現在畫面上,這也是我在教學上比較明確的方向——沿著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繪畫的道路,貼近生活、反映生活,在繪畫中表達對生活的熱愛。

 

郭志光(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教授)

“能量”展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展覽。這次展覽的作品包含山東在歷屆全國美展獲獎的優秀作品,既有山東老一批畫家的精品,也有當代畫家的力作,都是山東改革開放40年來美術界傳承和出新的代表作品。參加這次展覽我個人很重視,挑選了自己最滿意的一張作品《鷲峰飛來》。這次展覽中,中青年畫家數量居多,多以表現生活為主,畫種上多是工筆、小寫意,畫面表現比較細致。這些年我一直在研究花鳥畫創作,通過出去寫生,用大寫意的表現手法,把題材畫大,提升畫作的境界,讓畫面的構思立意充實在大寫意的筆墨里面。作為畫家必須深入到生活當中去,反映真實的生活。傳承并不是一味的照搬模仿,而要把傳統的精髓融合進自己的創作中,形成自己的風格。山東人胸懷包容、踏實自信,并在繪畫創作中得以體現,所以山東畫家的風格突出,繪畫的題材路數比較寬廣。

 

陳國力(山東省油畫學會主席,山東美術館原館長)

“能量”展覽是改革開放40年來山東美術的整體展示。山東美術館是山東美術的一個重要展示平臺和文化窗口。我在山東美術館任職多年,親身見證了山東美術這幾十年的發展歷程,作為一個畫家和創作者,對“深入生活”“筆墨當隨時代”深有體會。“能量”展覽,讓我感慨和激動。

改革開放后,藝術界打開了長久以來的學術禁錮,藝術家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創作熱情,學術思想異常活躍,創作熱情空前高漲。正是在這種形勢的推動下,我省美術家不斷創作出大批優秀作品,如張洪祥的油畫作品《斗霸》(合作),施邦華的年畫《水庫好》,單應桂的年畫《做軍鞋》,陳川的版畫《春暖沂河》,劉德潤、李燕的油畫《萬岳之尊》等。除此之外還有山東畫家黃河寫生等活動,在社會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就我個人而言,我的大部分重要作品如《豐碑》(合作)《沂蒙情深》《永久的回響》《勝利者——無名的戰士》《荷風》等,都是在這一個歷史時期陸續創作出來的。可以肯定地說,個人藝術水平的不斷提高和取得的一系列創作成績與所處的山東美術創作的整體氛圍息息相關,更和改革開放以來國家的繁榮發展密切相聯。作為一個藝術家,只有不斷學習、不斷提高、扎根生活、緊隨時代,才能創作出不負時代的作品。何謂“能量”?改革開放40年來,每一位跟隨時代前行的美術家都留下了堅實的足跡,山東美術家的集體力量和共同發展才匯成這巨大的能量。

 

岳海波(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省美協綜合材料繪畫藝委會主任)

毫無疑問,新中國的美術必將在中國美術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頁。改革開放這些年,美術事業不僅在融合西方現代意識方面有了很多突破,同時又對中國傳統繪畫重新審視,出現豐富、多元、兼容并蓄的局面。山東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美術事業正是在這種大格局下發展起來的。山東美術創作群體龐大,美術愛好者、收藏者及藝術市場的規模在全國領先。“能量”展,是一次“沙場秋點兵”,它充分展示了山東美術四十年積累的“能量”,是一次“能量”的爆發。山東美術在“團體總分”方面,一直在全國名列前茅。1994年八屆全國美展,沒有評金銀銅獎,只評了大獎,山東得獎數與解放軍并列第二位,成績驕人。今后,山東一定要發揚自身的優勢,一手抓“陽春白雪”,進一步提升學術水平;一手抓“下里巴人”,做好美術的普及推廣。另外,在繁榮的形勢下,還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當下正經歷著一個商品的時代、一個消費的時代,有些人把一切事物都以經濟價值來衡量,這一時代產生的美術作品放在藝術史長河里,不一定都是對的。作為美術工作者一定要“不忘初心”,把我們的“能量”釋放在美術作品的專業水準上。

 

孔維克(山東畫院院長)

“能量”展集中展示了山東美術40年來的創作和發展成果,反映了山東美術發展的基本狀態。不管從創作隊伍的壯大還是創作成果的豐碩,40年來波瀾壯闊的發展變化可以用“奇跡”二字來概括。展覽中的作品放在一起看和單獨看是不一樣的,集中展示能夠非常清晰地看到山東美術發展的脈絡,正像“能量”表述的那樣,聚在一起釋放巨大的視覺能量,產生了震撼人心的“正能量”。通覽作品,可以總結出山東美術家的風格特點:正大氣象、渾厚拙樸、文以載道、典雅靈秀、兼容并蓄、立足傳統、反映當代。通過做這些基礎梳理和文化建設類的工作,對山東美術將來的發展大有裨益。山東美術下一步應該怎么走?我認為,不能固步自封,在國際化語境中要繼承傳統,繼承文以載道的精神,傳承優秀傳統文化的基因;要立足山東本土,表現我們這個日新月異的時代,和在這塊土地上創造奇跡的人民。作為一個當代畫家,要創造性地轉換藝術語言,立足中國面向世界,創作出既是傳統的、又是當代的,既是喜聞樂見的、又能發人深思的作品。

 

于新生(山東工藝美術學院教授)

對于美術,既需關注過去,更要思考未來。“能量展”是對山東美術的階段性梳理。它不僅僅是山東美術40年成果的集中展示,也帶給美術家更多的思考和有益的提示。特別是青年畫家,要有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做根基,要了解美術發展的脈絡和過程,更要更新觀念表現時代的風貌。“能量”展中,美術家用藝術的形式串聯起有關社會變遷和思想轉變的一件件載有時代記憶的作品,迸發出的能量值得所有美術家深思。

 

梁文博(山東藝術學院教授,山東省美協顧問)

“能量”展是山東美術家為社會各界獻上的一份有厚度、有溫度的文化大餐。作為近四十年山東美術發展的親歷者,我看了這些閃耀著時代光輝的畫面,感到十分親切,特別是一些老畫家的作品,他們的畫深深扎根山東沃土,傳承著齊魯文化的正脈。在這些作品面前,我們不僅感受到儒家文化血脈傳承和歷史的滄桑,更像久釀的陳酒醇香沁脾,體悟著許多人生的回味。另外,上世紀80年代成長起來的中年畫家,是一批伴隨著共和國一起長大的精英,他們的作品不僅深扎傳統文化根脈,更有機融匯中西文化優秀品質。這些優秀作品像一個個豐碑,匯成“能量”畫展的強大陣容。本次畫展從不同的側面集中展示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出生的青年畫家的作品,他們的作品具有鮮明的當代特征和生命活力,為當代齊魯文化的發展創新提供了許多新的命題。我們應該認真總結“能量”展的成果和經驗,站在人文關懷、時代精神的高度,不斷提升山東美術的藝術品位,這正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

 

宋豐光(山東師范大學教授)

1977年,隨著國家恢復高考的春風,我幸運地考取山東師范大學美術專業,從此開啟了由美術愛好者到美術專業大學生、再到大學美術專業教師和美術創作者的轉變,親歷了學、教、研的藝術實踐之路。在這一系列的轉變中,我深深地體會到,是改革開放政策給予了我們接受正規美術專業教育的機會,是改革開放政策讓中國藝術家開始放眼看世界,實現了今天中國美術事業的蓬勃繁榮。山東的這次展覽,就是全國改革開放進程中美術發展成績的一個縮影。

長期的藝術創作實踐,讓我也深深地體會到,生活是藝術創作的唯一源泉,藝術家要學會在生活中提取藝術元素。藝術家還要有健康的人格,應具有社會意識和擔當意識,要弘揚“善”,崇尚“美”,只有這樣,所創作出的作品才具有“正能量”。

 

李兆虬(濟南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山東省美協綜合材料繪畫藝委會副主任)

改革開放40年來,山東美術界的成就可圈可點。山東的藝術家及其藝術作品也很可觀、可說、可道。長期以來,別的省份的藝術界眾聲喧嘩,各種媒體鼓噪,多種動作鬧騰,有人感個冒,發個燒,打個噴嚏,都能搞得沸沸揚揚,成為全國范圍的大事件。惟有山東,光低頭干活,悶不作聲。

“能量”畫展在北京展出,向全國人民亮了實力,秀了肌肉,展示了山東美術的面貌,發出了我們自己的聲音!這事干得漂亮。很及時,很有必要,價值重大。這是一次歸納梳理,積累提升。這是一次重要的總結。各個藝術家如同一根根絲線,如果散開去,零打碎敲,將一事無成。現在把它總起來、結起來,形成一張大網,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大收獲。

這是一次前進途中的行囊檢點,清醒認識,方向辨析,尋找走好下一步的階梯,積累經驗、把握規律、提升素質、開拓思維,必將出精品、出力作、出大師,創造山東美術的新輝煌。

 

王力克(山東藝術學院院長)

“能量”大展是對山東改革開放40年美術發展面貌的總結。山東美術這40年變化很大,首先從樣式的多樣性上有了很大的變化。山東畫家的特點比較明顯,對現實題材的重視,對生活的重視,對藝術來源于生活的認識都體現在作品里,是有溫度的藝術。綜觀全國藝術風貌,有溫度的藝術創作是山東美術的特色。現實題材的重要性在山東的展覽中得到認可,是因為可以通過美術表現出我們這個時代的發展和變化,通過這種手段講好山東的故事。藝術家的職責就是與時代同命運共呼吸,表現時代的變化、質感及溫度。從展覽當中,我由衷地感覺到,我們這一代人的變化與時代同步,感謝這個時代影響我們,培養我們。這是一個特殊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好的時代。所以藝術家要用好自己手中的畫筆,為時代謳歌,為人民抒懷,這是我們的責任和義務。

 

張望(山東美術館館長、山東省美協主席)

山東是儒家文化的發源地,文化底蘊深厚。作為東部沿海省份,又處于京津地區與以上海為中心的滬、蘇、杭地區的南北文化的中間地帶,廣泛的思想碰撞和文化滲透,也為山東美術的創作方向與表達方式提供了豐富的內涵。尤其是改革開放40年來,時代的變遷和現代藝術的潮流強烈地沖擊著美術界,也促進了山東美術事業的大發展、大繁榮。

山東美術館和山東省美術家協會聯合組織此次展覽,堅定學術立場,成立展覽學術委員會,就過去40年山東美術的重要思潮、重要活動、重要作品、重要作者及教育生態、市場生態等進行詳細深入的研究和梳理,并以山東美術40年大事記年表的形式呈現了山東美術的發展脈絡。對作品及作者的遴選經過多次論證、磋商,精選了改革開放40年來,山東美術家創作的在國內外有著重要影響的代表作品,以期能夠勾畫出過去40年山東美術的宏觀構架。

展覽最終匯聚了300多位藝術家的283件精品力作,反映了改革開放進程中山東美術工作的巨大演進。作品既有從傳統文化里挖掘并表現中華精神、展現齊魯文明的力作,又有謳歌山東人民獻身改革開放事業的精品,更有追求百花齊放,探求生活美好、藝術美好的妙品……體現了山東美術工作者的智慧與創造力,表達了他們獻身改革的熱情。

展覽在北京和山東舉辦期間,社會各界反響熱烈,強烈地激發了山東藝術家的地域文化自信,獲得了較強的認同感,凝聚起理論與創作的共識,從而進一步推動了山東美術事業的學術建設和縱深發展。

 

熱議板塊二:

美術理論家談“能量”

張維青(山東藝術學院教授)

“能量”畫展令人感動和振奮。美術是文化的承載,體現著特定歷史時期的精神面貌和思想創造,同時遵循藝術規律而被賦予時代的脈動。畫展上,看到一些老先生的原作,展示出歲月所蘊含的真摯情感以及精湛的藝術手法傳達出的動人心魄的“再現”,那是一個思想解除束縛之后,對故土眷戀的情結釋放。而在其后20世紀80年代成長起來的畫家們,則接受著嚴格的傳統技法訓練,同時又接納著來自海外的多元因素,因此在他們的畫作中,看到的是堅實的技巧、深入的思考、傾心的投入和多樣的面貌。而再其后的青年畫家們,則生活在全球化的語境下,各種觀念、技巧、風格、樣式令人目不暇接,所以,在他們的作品中,展示的是一個更為真實而虛幻的世界,既有宏大的國家敘事,也有瑣碎的平民生活。而在繪畫方式上,在材料、構圖、筆觸、色彩等方面,也顯示出更多不同的探索、實驗和追求。

“文以載道”,山東老中青畫家走過的40年,充滿著齊魯文化的特質。可以說,“能量”的集中呈現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成果匯報;也可以說,是勾畫了山東美術創作的嶄新歷程;更可以說,是凸現了山東畫家內蘊的積存和含蓄的張力。期望的是,在新時代的愿景中,看到更多的力作,感受更強的能量!

 

孔新苗(中國美協美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山東美術館藝術總監)

“能量”展,既是立足當下的40年總結,也是對40年的告別。山東美術的青年一代在“能量”中展示不多,但他們卻是山東美術走向未來的“能量”延續必然。年輕一代的最大特點,是追求創作美學與藝術語言的再選擇、新可能……他們必然會選擇不同于前輩、師長的新路。注意:這種差異決不是風格樣式、題材語言的單純改變。在此,就有必要提出一個問題:如何描述山東美術的整體創作氣質和面向未來的追求?

在“能量”展于北京開幕一個月后,“首屆中國美術高峰論壇”在濟南舉辦,兩天的會期特意安排了半天山東美術專題研討。從發言的選題、論證所展現的人文視野、學術定位與理論話語運用等基本點來看,山東美術理論、美術批評的視野、隊伍、人才建設,任重而道遠。問題的答案似乎已經有了:山東美術的未來,必須在美術創作隊伍、理論研究隊伍、批評與媒體傳播隊伍,這一體三翼的整體水平提高中才能實現。這是建設山東美術40年后新高度不可回避的基礎。

40年山東美術的豐厚積累,40年山東美術走過的“形象自塑”之路,并沒有啟示一些限于美術圈子內部風格化、符號化的固步自封的作法,卻展現了投身時代、投身生活、不懈追求、不斷超越的積極心態和更好永遠在明天的腳踏實地的山東美術創作氣質。

 

李民(山東師范大學美術教育碩士點學科負責人)

在“能量”展中,三百多位山東畫家用幾百幅作品集體回答:藝術就是我的生活、情感、理想;凝聚著山東乃至中國的智慧、精神、力量。在這里,靈魂與藝術交融,自我與時代對話,個性與人文并重,傳統與現代博弈,中國與西方對接。不離日常萬象,不舍家國情懷,生活的煙火味與時代的厚重感生發出動人心魄的穿越感。這里有對自我的自信與困惑,對風格的探索與超越,對文化與未來的關注與思考。這次作品展,也是山東畫家的一次集體發問,在比拼文化資本、塑造國家形象的今天,“你能夠交付給社會什么?”他們一直在思考。回首曾經的沉淀,面對未來的愿景,我們希望:下一個40年的山東美術,于藝術家的敏銳與批判姿態上、藝術本體的突破上、立體生態的風格探索上、文化個性的品格建構上、人性內核的挖掘上獲得新的突破。

(王吉永 徐瑞)

山東美術館展覽現場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北京pk10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 二八杠游戏下载 106官网彩票安卓版 新疆时时彩开奖 双色球模拟选号投注 快三投注技巧视频 pk10人工计划软件群 bet356体育在线网址投注 赌钱电子游戏 百威娱乐2注册